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说吧。”见着女儿跑远,李孝川的神色瞬间便冷了下来,仿佛刚才温柔细致的人并不是他。

    皇上和小主子之间互动的时候,他一直都在忐忑这件事情应该要如何说,只是这个时候快的让他有些措不及防,深呼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调整好情绪,才缓缓开口。

    五年前,孟逸真离开了李孝川以后直奔木国,她是一个守信用的人,而在当时的那个情况之下,她若是不守信用的话,木国的实力大可以趁着北疆不稳,一举将其攻下,这对于木国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只是那个时候的木国皇帝,十分的信仰神灵,并且对于孟逸真的御蛇能力很是好奇。

    孟逸真来到木国以后,起先是好生的照料着,没过多久对方将她关到了阴暗的地牢中,在哪里她没有受到什么过多的惩罚,她每日只要做一件事情,就是如何御蛇,如何召唤蛇。

    那个时候木国有一个国师,皇帝的所有建议基本上都是从他那里得来的,因为皇帝也想要自己的人拥有御蛇的能力,孟逸真在打的几次胜仗,他们都看的眼红,这御蛇的能力有多么诱惑,他们比谁都要清楚。

    与其花时间去讨好利用一个完全掌握不了的人,不如自己创造一个这样的人。

    而那个时候,也是孟逸真噩梦的开始。

    起先的时候,国师说孟逸真的骨子里藏着御蛇的灵力,于是从那天开始,他们每天都会在孟逸真身上取下一点鲜血,给皇帝认为配拥有御蛇能力的人喝,而渐渐的他们发现这样下去孟逸真会死,而且那个人也并没有一丁点的能力预兆。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师又想到了第二个法子,酷刑。

    既然没有办法得到对方的能力,那便就毁掉,皇宫中的刑罚会让人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那个时候的孟逸真甚至想过就这样去死吧,但是遗憾的是,纵使遍体鳞伤,她都没有死,但是那个时候,她已经召唤不出来东西了,然而国师却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

    国师重蹈覆辙,将孟逸真扔进了蛇窟中,这次她没有那么好运,似是担心孟逸真的能力控制,国师将她的身上泼上了吸引蛇的药水,被扔进去之后,她的身上爬满了蛇,本来是护身的东西,如今却成了催命的毒药。

    不知道是上天不甘愿她居然会如此落寞还是其他,被扔进蛇窟的当天晚上,木国皇宫内乱,这地牢成了无人看守之地,孟逸真浑身是血的从蛇窟中爬了上来,就这样,踉踉跄跄的从战火硝烟的皇宫中偷跑了出来。

    她晕倒在了一位老大夫的家门口,老夫妻将孟逸真救了进去,而也是在那个时候,孟逸真才知道自己的腹中已经有了李孝川的孩子,和她离开的时间恰巧吻合,孩子已经三个月了。

    而就在那时,她心慌的抓住了老大夫的胳膊,紧咬着唇瓣看着老大夫说,自己如今这幅模样,孩子是不是快要夭折了。

    老大夫听后叹了口气说道:“在知道姑娘怀有身孕的时候,老朽也以为姑娘的孩子差不多不保了,但是意外的是,孩子很好。”

    那一刻,在行刑时都未曾落下一滴眼泪的孟逸真痛哭流涕。

    她已经从皇宫中出来了,也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她心想着,自己现在再回去李孝川的身边吧,他知道了自己有了孩子以后一定非常开心。

    她迫切的想要李孝川知道自己这个孩子的存在,于是她拖着一身伤痕,偷偷的坐着倒夜香的马车,出了木国,来到了北疆,满心的欢喜,在见到李孝川的那一刻,全数崩塌。

    他冷得如同冬日的冰湖,他的眼眸毫无波澜,孟逸真突然开始害怕起对方见到自己的时候,还是这幅模样。

    她害怕对方质问自己,怀疑自己。

    不断的猜忌之后,孟逸真落荒而逃,然而这次显然没有那么顺利,她没有钱,只能回去那对老大夫的家,然而不知道为何再次进入木国的时候,比出来的时候查严了许多,那些守卫往稻草堆中插刀刃,孟逸真躲在草堆中,中了招。

    幸而当时她蓬头垢面,又及时的装起了傻子,这才让那些官兵放下了戒备,然而想要再次进城,大抵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孟逸真开始朝着澜国内流浪了起来。

    她不能死,她要好好的活着,她要将腹中的孩子好好的生下来!

    这些念头一产生,让她瞬间便就咬紧了牙关,一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