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在这个时候,李孝川忽然带着宫人出现在这里,看了看被孤立在一旁的孟逸真,又扭过头去看了看坐在地上浑身是水的慕容倾城,眉头微微皱起。

    听到李孝川的问话,也没有人回答,嫔妃们面面相觑,毕竟刚才所有人都看着是慕容倾城下的手这才自己害了自己,说出来,岂不是触了慕容倾城的霉头了。

    李孝川见没有人回答自己,看向浑身湿透的慕容倾城说:“你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容倾城听到李孝川让自己回答,眸中闪过一道阴冷的光芒,心里发狠,看着孟逸真心里想:此事,要怪就怪他先问的我,而你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想着,慕容倾城忽然哭的梨花带雨,柔柔弱弱的哭诉说:“方才我听宫女说御花园的花开的正好,于是我就和姐妹们一起了看,然后见到了独自一人的孟妹妹,所以就想叫她一起来,可是...”

    讲道这里,慕容倾城好似哭的更加委屈了,见她迟迟不开口,李孝川就说:“可是什么?怎么了?你说吧,这事情我给你做主了。”

    听到李孝川这番话,慕容倾城就在心里偷笑着,原本还想会费点劲,如果李孝川不为她做主,就找到自己家人为自己做主,可是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

    “可是..孟妹妹她却说我一直看她不顺眼,想要伤害她,所幸就今天动手,反正皇上你也看不见。”

    慕容倾城说道这里,加大了哭声,“皇上,请你一定要给臣妾做主啊,如果不是今天皇上恰好路过,从臣妾..臣妾可能从今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皇上了。”

    听着慕容倾城的哭声,李孝川本来想开口说什么,其她的佳丽此时此刻也不当哑巴了,纷纷开口说可以为慕容倾城作证,就是孟逸真她推慕容倾城下湖的。

    孟逸真听到她们个个都这么讲,在心中冷笑一声,一句话都不说。

    这么会演戏不去当戏子都可惜了,正在孟逸真进行心理活动的时候,刚刚可能被刻意支走的月牙回来了,看到眼前这个情况,就拉了拉孟逸真的宫女问了问情况,宫女就开始给她讲了起来。

    李孝川听到慕容倾城的话,心里不禁暗骂着:自己的心像毒妇一样,居然还说别人心狠手辣,更何况还是孟逸真,自己能不了解她什么样子?但是此时此刻的李孝川显然已经忘记了就是因为他的原因,所以孟逸真才会受到排挤,然后看到一直跪着不起让自己给她交代的慕容倾城,就对孟逸真说道:“此事是否真的就像是慕容说的一样,你将她推入湖中?”

    孟逸真听到李孝川这么问自己,心里也是没有任何感觉了,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还少么?于是跪下来对着李孝川说:“是的,这件事情就如同刚刚慕容姐姐讲的一样,是我将她推下去的,大家都看到了。”

    李孝川听到孟逸真爽快的承认,有种忍不住想骂她的冲动,居然都不反抗了,就这么替别人背了黑锅,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心里还能没有底嘛,于是压抑住了自己心里的怒意,然后再次开口说:“既然你都承认了,那这件事情就没有什么好争议的了,不过我想的是,凡事事出有因,所以我想你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

    孟逸真听到李孝川这番话,心里不禁笑了笑,之前发生这些事情,他都是不问缘由,直接处罚自己的,今天却问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做,苦笑着想,我哪里有什么理由,只不过是故意找茬罢了,可是现在的情况也必须由自己说一个理由,所以孟逸真想了想,然后编撰了一个说:“理由很简单,刚刚的宴会上,臣妾弹的曲子被她拿来说事,臣妾心里气不过,所以想要好好教训她一下,然后就将慕容姐姐推到了湖里。”

    听到这番话,慕容倾城心里有点犯迷糊,实在搞不懂孟逸真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背了这个黑锅,若是从前的孟逸真绝对不会这么做,她一定会严惩对方。

    李孝川听到孟逸真这么说之后,不再说什么,毕竟刚刚自己要的理由也得到了,没有什么推延的机会,站在一旁的月牙刚刚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又听到了孟逸真就那么轻易的承认了,自己心里很难过,而后听到了李孝川说:“好,既然你承认了,那我也就不大罚你了,看在你认错的份上,就打二十大板,罚你三日不许出房,以示惩戒。”

    月牙听到李孝川要打孟逸真二十大板,很是不平,男儿有些都受不住,更何况是孟姐姐呢,于是跑到李孝川的面前,跪下来哭着对李孝川说道:“皇上,这件事情一定是有别的原因,孟姐姐她平时都不是主动惹麻烦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一小会,将慕容贵人推下湖里呢,还请皇上明查啊。”

    看着哭到的月牙,李孝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然后告诉月牙说:“方才你也在这里,所以刚刚孟逸真说的话肯定也都听到了,是她自己亲口承认的,还能有什么别的情况?还是站在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