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百里赫和郑德生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他想的没有郑德生那么复杂,之所以避开了秦坚,找上了青阳苏家,一来是因为这青阳苏家算是他的心腹了,二来便是因为,百里赫信不过秦坚。

    本来奉旨到了青阳城,百里赫还真的以为只是到这里来剿匪的,但是他带人去青阳镇查看过,那些被杀死的百姓们都是被一招毙命的,干净利落,显然是死于训练有素的人之手,普通的山匪都是一些乌合之众,断然没有这样好的身手。

    再加上镇子中人家的财物没有一户人家有缺失的,镇子上有户大户人家的粮仓都是满的,财库里更是堆着不少的金银珠宝,那些山匪废了这么大的力气,屠杀了一镇子的人,竟然分文未取,这太不符合常理了。除非他们想要的东西比这些财物更重要。

    再加上端阳节遇袭,百里赫已经能够确定,这不是一起普通的山匪屠城事件。他已经将这些都写进了折子里上呈给圣人了,不出意外的话,想来圣人是会在七月底开朝祭典之前召他回京的。

    青阳城里渐渐安定下来,远在京城之中的摄政王府这几日也有着十分诡异的宁静。

    苏梦晗和英亲王的婚期已经定了下来,正是在七月二十二,钦天监说了,那一日可是吉日。

    苏家姐妹被强人掳走这件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但圣人和皇后娘娘却重重地嘉赏了苏家姐妹,尤其是圣人,称赞苏家姐妹个个都有乃父风范,简直是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

    随着赏赐的旨意一起下来的还有皇后娘娘派来的两个教养嬷嬷,板着脸的姓江,总是眯着眼笑嘻嘻的姓鲁。

    苏梦晗便被彻底关在了霜露阁中,一面养伤,一面学规矩。

    苏梦月受了惊吓,躲在床上躺了几日,便日日带着刺绣活计来香雪海陪着养伤的苏梦叶说话解闷。只有苏梦语,那日回来,醒过来便恹恹的,整个人提不起精神来,王府里请来的太医全被她给打发了出去,每日里都说自己好得很,一点病都没有。但彩月出去打听的消息却说是这些日子苏梦语没有一点胃口,几乎是吃什么吐什么,整个人都收了下去。

    苏梦月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活计,揉了揉肩膀,道:“三姐姐这是何苦呢?不就是一个宫宴吗?这次去不成,不还有下次吗?她是有品阶的乡君,跟我们又不同了,怎么还这样眼皮子浅呢?”

    苏梦叶眼睛盯着书上的字,心底里也跟着苏梦月叹息了一回。宫里的端阳家宴因为苏岚秋遇袭的事情,草草结束了,也不知道是为了安慰苏岚秋还是什么缘故,皇后娘娘传来了旨意,说是要在初十这日补一场家宴。

    苏梦语就是为了这个才死活不看太医的,若是看出了什么毛病,她岂不是去不成宫里了?可苏梦叶也搞不清楚,这宫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吸引着苏梦语,让苏梦语的执念这么大?

    本来苏梦晗要强压着苏梦语看大夫的,可是她现在被关在霜露阁中,忙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对于这个不听话的妹妹,她实在是没有太大的经历了,也只能作罢了。

    苏岚秋这些日子也忙着查那些黑衣人的线索,王府中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人能够弹压的住苏梦语,也就由得苏梦语胡闹了。

    “我看着三姐姐当真是瘦得厉害。那日里我们躲在路边的灌木丛中,她整个人都吓傻了。”

    苏梦叶醒过来之后,便从苏梦月的嘴中知道那日离开了小树林里,苏梦月和苏梦语的遭遇。

    本来两个人一路上走得好好的,苏梦月骑术不+,马背上又坐了一个苏梦语,这骑起马来便更加战战兢兢了,恰好在一个拐弯的地方,这绑着苏梦语的腰封一下子松开了,苏梦语便从马背上滚落下去,底下是个山坡,苏梦语这一滚就滚到底了。

    苏梦月大惊失色,当下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牵着马,另外寻了一条小路,走到底下,发现已经清醒过来,坐在灌木丛中的苏梦语。

    幸好这下面没有什么石头,苏梦语一路滚落下来,才不至于受伤。

    两个人正准备重新回到大路上,却听到一阵马蹄声,苏梦月偷偷爬上高坡,矮了身子,就看到十几个黑衣人策马而过,当下吓得又滚落了下来,等回到苏梦语的身边,就见苏梦语趴在地上吐得苦胆水都出来了。那匹老马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苏梦语和苏梦月吓得也不敢说话,抱在一起默默地流泪。等苏梦语吐得差不多了,料得黑衣人也都走远了,苏梦月才将苏梦语给扶了起来,刚刚走到大路上,虚弱的苏梦语就又昏了过去。苏梦月欲哭无泪,这个时候苏梦语昏了过去,要是一会儿那些黑衣人去而复返,那可怎么办。

    好在她们的运气还不算差,正好就遇到了苏岚秋等人。两个人就被塞上了马车,先送回了摄政王府,苏梦语也醒了,却死活不让太医诊断,还念叨着要参加晚上的端阳宫宴呢。

    苏梦月也不知道苏梦语是不是魔怔了,把这当成一件稀奇事说给苏梦叶听,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