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们已经走过了黑衣人,身后传来了兵器击打的声音,时不时还夹杂着几声惨叫。

    苏梦叶有些心慌,想要转过头去看,谁知道她整个人也被宽大的斗篷给罩了起来。

    耳边只听襄亲王温柔的声音响起:“不要回头看,那些血污太腌臜,怕你看了会做噩梦。”顿了顿,又笑道,“快要进城了,把你用斗篷找起来,别人也不知道我和八哥救下的是什么人,对你和你二姐的闺誉也没有什么影响。”

    苏梦叶的脑袋埋在百里琛的胸前,静静地听着百里琛有力而沉稳的心跳声。苏梦叶跟着苏岚秋学武,虽然因为身子太弱的缘故,不能够习练内功心法,但多多少少对这方面有所了解。百里琛这样的心跳,绝对不是一个常年瘦弱的人能够有的。

    百里琛,一定是会武的。

    苏梦叶勾了勾嘴角,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圣人知道他这几个儿子私底下都是什么样的人吗?

    “襄亲王,给那些人留个活口吧。”因为被裹在了斗篷里,苏梦叶的声音听起来便有些瓮声瓮气的,可正是这样的声音,却大大地冲弱了她平日里的冷淡,听起来倒好像是在撒娇一样。

    百里琛握着缰绳的手一抖,差点就丢了缰绳。

    苏梦叶久久没有得到回答,不禁又问了一遍:“襄亲王,你怎么了?那些人在京城中袭击了父王,又掳走了我们姐妹四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呢。而且,那些人都用的是左手剑法!”

    苏梦叶记得苏岚秋对她讲过,这些使用左手剑法的人是一个无名的杀手组织专门培养出来的。这个杀手组织如此神秘,使得世间人没有一个知道究竟创办它的人是谁。这次一下子派出了这么多训练有素的杀手,可见苏岚秋对他们来说非同小可。

    如果能够抓住一个活口,问清楚幕后主使的人,想来便是功劳一件了。

    百里琛闻着鼻端夹杂在血腥味之间的清香,微微笑道:“他们冒犯了你和八嫂,就算我想留,想来八哥也不会让他们留下性命的。况且要不是顾及着你和八嫂在场,想必他们死得会更惨。”

    苏梦叶语塞,她怎么就忘记了,英亲王这个人最是小心眼、睚眦必报的!

    “上次……在御花园中,多谢殿下了。”

    身后的怀抱越来越暖和了,苏梦叶精疲力尽,靠在这样温暖而又安全的怀抱中,上下眼皮都不听使唤了,声音也越来越软糯。

    百里琛也尽量放轻了声音,他说话本来就温柔,对苏梦叶说话的声音又温柔了几分,在苏梦叶听来,就好像是催眠的小调一般,越发让她的上下眼皮子打架了。

    “御花园?什么御花园?怕是五小姐记错了。”

    苏梦叶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了,也不想去和百里琛争辩了,他不承认那就不承认吧,反正皇家的事情最是讨厌人了,人家不说,可能就是为了自保吧。她又何必去拆穿人家呢。

    苏梦叶翻了个身,在百里琛的怀里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便沉沉地睡过去了。

    百里琛嘴角的笑容就更加深了。

    走了不远,就看到前头一队人马疾驰而来,领头的便是摄政王爷苏岚秋和摄政王府的典军叶吾秀。见到英亲王和襄亲王,苏岚秋立马勒住了马缰绳,冲着英亲王和襄亲王微微颔了颔首,便双目焦急地看向两个人怀中用黑色斗篷包起来的娇小身影,目光中又是希冀又是畏惧,想来既希望两个人怀中的是他的两个宝贝女儿,又害怕不是。

    “英亲王,襄亲王,敢问二位可曾在来路上见到本王的小女了?”苏岚秋的声音里都有了一丝颤抖了。

    这次是他大意了,带在身边的人手不够,才至于遭受了这样的事情,让四个宝贝女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给掳走了。他本来以为他可以很快地就脱身,然后就能够将四个女儿救回来,谁想对方派出的人更多,他废了好半天的劲才脱身,便急匆匆地赶着出来了。

    方才在路上遇到了苏梦月和苏梦语,听两个女儿说,苏梦晗和苏梦叶还在小树林里和黑衣人周旋,再看到昏过去的苏梦语脸色苍白,而清醒的苏梦月也形容狼狈。苏梦月骑术不好,能够将苏梦语带回来简直就是奇迹了,瞧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树枝划破了,也不知道里头还有多少淤青,苏岚秋就一阵心疼。

    听说另外两个女儿还在黑衣人手中,苏岚秋更是心如刀绞,生怕自己慢了一步,就再也见不到两个女儿了。紧赶慢赶一路行过来,看到英亲王和襄亲王,苏岚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