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传来,孟逸真转头看去,只见一身富贵装扮、胸前挂着一个平安锁的孟逸婉正带着两个丫环走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禁捂住嘴巴惊叹。

    “这……墨竹?姐姐,这是怎么回事?不知墨竹这是犯了什么错,姐姐要这么惩罚墨竹?”

    孟逸婉的声音,很快就引起了共鸣,下人们偷偷的看着孟逸真议论纷纷。

    看着走到自己身旁,一脸惊恐如同受惊的小白兔般的孟逸婉,还真是杀人不见血,这样一说,她在下人眼里的形象可不就成了一个恶毒的小姐。

    不过,她可不在意。

    孟逸真轻笑一声,云淡风轻的答道:“以下犯上,偷主子的东西,姐姐这是以家法处置,这是她应得的,妹妹可不能看她可怜就心软。”

    这话是在对孟逸婉说,也是对她自己说。

    闻言,孟逸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再说话,只是心中却不得平静,她这个心慈手软的姐姐,似乎变得不再像以前一样好拿捏了呢!

    此时,周围已经引来了不少下人的围观,无数目光在墨竹与孟逸真之间往返,一个念头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下人们的心中:

    大小姐,何时变得如此冷冰冰了?

    窗外,星辰漫天,柔柔的月光从半开着的窗户间照进,洒落了一地的凄凉。

    如此美景,孟逸真却无心欣赏,面色如常的坐在檀木桌前,一个黑色的木匣子正摆在桌子上,孟逸真的目光便是尽数落在了这个匣子上。

    好一会儿,如同雕像一般定格住的孟逸真终于有了动作,抬手,稚嫩的手指头放在木匣子的开关上,啪嗒一声,木匣子被打开一个口子,两个闪着亮光的点点在木匣子的里面的黑暗中尤为明显。

    “嘶嘶嘶……”一根鲜红的蛇信子吐了出来,随后,一个不大的黑色蛇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待蛇信子朝着孟逸真的方向吐了吐,黑色花斑的蛇身顿时整个从木匣子里抽了出来,一个劲的凑近了孟逸真,讨好般用脑袋顶着她的手指头。

    蛇的视力不好,几乎不能视物,却能用蛇信子感受到温度,从而识别物体。

    “呵呵……”看着黑蛇如此动作,孟逸真不禁笑出声来,重生这几天,她也就和这条黑蛇独处的时候会露出如此笑容。

    没错,这就是她刚重生的那夜,被人放到她被子里想要毒害她的那条蛇,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条蛇会被孟逸真给养了起来。

    除了死前那一次,孟逸真前世从未接触过这种毒物,在她看来,蛇都是冰冷恶心的,可是现在她却不这么觉得了,反而还觉得蛇挺可爱。

    想着,孟逸真低头看向自己的手……

    或许,是因为她如今有了控制蛇的能力,亲近之后,才知晓蛇并没有那么恐怖。

    至少,对于她来说是的!

    一瞬间,孟逸真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对着黑蛇说道:“去吧!”

    也该是她还手的时候了,来而不往非礼也啊……

    闻言,黑蛇吐着蛇信子,一扭蛇身,身体灵活的来到地面上,从门缝中钻走了。

    待黑蛇不见了踪影,孟逸真才收敛起表情,将木匣子关好,从外表看,木匣子就和普通的首饰盒一样,谁又能知道里面竟然养了一条蛇呢?

    “叩叩叩……”忽而,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