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随后便听到孟逸婉不可置信的质问声,“我没想到是姐姐,我……”孟逸婉掩着面哭泣着。

    张氏一把护住孟逸真,“这一定是冤枉的,真儿不会这么做的。”

    相反张氏焦急,孟逸真倒是镇静得不正常,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向孟忠,道:“爹爹相信真儿吗?”

    孟逸真突如其来的话,让孟忠一时错呃,反而一时答不上来,紧接着便传来孟逸真的声声质疑声,孟逸真冷冷的看着中年男子,早已没了进来时的温和,这模样落在中年男子眼里不由打起退堂鼓。

    孟逸真道:“你说是我指使你陷害大小姐?”

    中年男子眼神闪躲了一下,点点头。

    孟逸真哈哈大笑,看向众人,对着孟忠道:“爹爹你听听那贼人说我指使他陷害自己”

    孟逸真此话一出,孟忠眉头皱起,严肃的看着中年男子,一旁的孟逸婉小心的观察着孟忠的脸色,明显有些慌乱起来。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孟逸真惋惜的开口道:“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口中的大小姐便是我,难道我还会指使你淫乱我。”

    忽然孟逸真不知想到什么,两眼争得大大的,惊恐的看着中年男子,害怕非常,道:“难不成是有人要害真儿,只是……”

    孟忠自然也明白孟逸真口里的意思,手里捏紧的信猛然一捏皱巴巴的躺在那,听到孟逸真话的中年男子更是冷汗连连,吓得脸色苍白动也不敢动。

    “来人!将这个淫贼拖出去先关起来”孟忠喝道。

    “相爷饶命,饶命!”男子惨叫不已,被侍卫连拉带扯拖出正厅。

    厅内恢复了宁静,孟逸婉握紧了手,掩饰着内心的不安,蒋氏见到孟逸婉这般模样隐隐的猜到了什么。

    张氏担忧的看着孟逸真,生怕她会出什么事,孟逸真对张氏笑了笑,示意她放心。

    “求爹爹替真儿做主,那贼人分明就是冲着真儿来的”孟逸真委屈不已,像是受了天大的惊吓般,不断颤抖着。

    孟忠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些头疼,问道:“那当时你在哪?”

    孟逸真想了想,“她记得当时有人给了她张纸条,说午后时分到紫竹林,只不过那时刚好有事耽误了些时间,却没想到会出了这等事”

    “什么纸条?”孟忠问道。

    听到孟忠的话,孟逸真连忙从袋子里陶出那纸条来,将它摊开传剃给孟忠,她可看到了孟逸婉看到纸条时那个表情,心里乐呵不已,有句话不正叫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吗。

    张氏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相爷要为真儿做主,我苦命的真儿。”

    蒋氏冷冷的看着孟逸真,“若像你所说真有证据,为何不早早拿出来”

    孟逸真走了上前,一双眼睛闪着耀人的光芒,直逼蒋氏,“姨娘可就冤枉我了,方才那贼人肯定我是指使他的人,强词夺理要我如何说”

    蒋氏冷笑一声,叽疯的看着她,一脸不屑不顾,“强词夺理!”

    孟逸真摇摇头,道:“我可没有强词夺理,爹爹可曾发现什么?”孟逸真看向一脸深思的孟忠询问道。

    孟忠左一下纸条又看了一眼男子剃给的纸条,疑惑的抬起头,“这分明是一人的字迹”

    孟逸真从孟忠手里接过纸条,却又听到孟逸婉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