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逸婉在放蛇毒她后还能这么虚情假意的过来探望,那柔弱的眼神,看得她忍不住作呕,如今,她也是该想办法反击了!

    思绪飘到远方,孟逸真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色的东西从床底下钻了出来。

    “嘶嘶嘶……”

    细微的声音,在这安静的屋内显得有些突兀,孟逸真当然也注意到了,低头一看,一个和刚刚梦境中看到的一模一样的蛇,正扭动着向床铺上爬着。

    和梦境一样,黑蛇一看见孟逸真在看它,爬得更欢了,好像看见了久违的食物一样,那黑不溜秋的蛇身很快就来到了孟逸真的眼前。

    孟逸真就这么呆愣着看着眼前的黑蛇,完全不知道此时该怎么办,水润润的眼珠子中,很快就倒映出两个尖尖的毒牙。

    反应过来时,黑蛇已经一跃而起,孟逸真吓得尖叫一生,拿起锦被试图抵挡毒蛇的攻击。

    “啊!不要过来!”

    过了许久,意料之中的痛楚没有传来,睁开眼睛,孟逸真却看见黑蛇睁着眼睛,正滴溜的盯着她……

    蛇,没有咬她?

    孟逸真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黑蛇,它身上的花斑,让人很容易就看出它是一条毒蛇,刚刚明明是要咬她的,怎么会……

    心中疑惑着,孟逸真突然想到她刚刚说了一句不要,难道,是因为她说的话?

    这个猜测,让孟逸真忍不住想去证实,只见她小手指着床下的地面,皱着眉头说了一句:“下去!”

    紧接着,眼前出现了让人不敢相信的一幕,黑蛇仿佛真的听懂了孟逸真的话,扭动着那细小的蛇身,一下子窜到了地面上,罢了,还对着孟逸真直吐蛇信子。

    就连重生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都被她孟逸真遇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没有了毒蛇的威胁,孟逸真冷静下来,脑中思索着现在的处境。

    这个蛇的反应,看来,她似乎能够控制这条蛇,孟逸真想着,又试探了好几次,无一例外,黑蛇唯命是从,孟逸真最终肯定了这个猜测。

    她好像凭空多了一个控制蛇的能力,而这个能力,还恰好救了她一命!

    她可没有忘记,醒来的时候,模糊之中看到的那个身影,她还没有傻到认为这条毒蛇会自己跑到她的被子里来,除了是被有心人呼吸放在这里的,还能有什么可能……

    想到这里,孟逸真的心不禁一冷,这可是一条毒蛇,在丞相府,是什么人想要她的命?

    身为丞相府的嫡系千金,被人往房间里放毒蛇,如若不是她如今重生,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到她现在的处境是多么的可笑。

    青萝粉帐,熏香绕梁,一睁眼,孟逸真就呆呆的看着粉嫩的帷帐,好一会儿才想到如今的处境,早已经不是那个冰冷的皇宫了。

    这是她重生后的第五天,几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孟逸真也很快就适应了丞相府里的生活,再次回到儿时,孟逸真也更加的珍惜这天赐的时光。

    正准备起身,就听到墨竹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小姐,该起身了,您今天和二小姐约好了在花园里玩的。”一如既往的直接推门而入,墨竹端着一个铜盆,身后跟着两个粗使丫环,同样端着洗漱用具。

    听到墨竹的话,孟逸真想起来,那天孟逸婉来探望她,临走时好像是说了今天要一起去花园玩这么一回事,收敛起不悦的神色,孟逸真起身让墨竹伺候着梳洗更衣。

    “小姐,梳好发了,今天要穿那件湖蓝色的烟罗裙吗?”

    不用孟逸真出言吩咐,墨竹就直接按自己的意愿给她梳了一个双环鬓,还不等孟逸真吱声,就自作主张把烟罗裙给拿到了梳妆台旁。

    淡淡撇了墨竹一眼,孟逸真暂时忍下心中的不满,看向她手里正拿着的衣裙。

    这是她十一岁的生辰,父亲随手给她的生辰礼物,前世的她还傻傻的以为父亲心里是有她的,却不知,只是因为衣服尺寸大了,孟逸婉不能穿,才给她的罢了。

    “帮我换上吧。”淡漠的声音,让墨竹手一顿,随即又赶紧继续给孟逸真更衣。

    小姐近来几日好奇怪,生了一场病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墨竹心里疑惑,却不敢问出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