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忠一把便推开门,本就废弃有些时段的木门在孟忠的大力推纳下直接破门而入,果然在床榻之上有两个人在那上面,看到这里孟忠脸色黑得可怕。

    而床榻之上的孟逸婉一下子便清醒过来,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进屋子想查看计划是否成功,可一拉开床帘便见到有一男人扑了过来,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不得而知了。

    她梳好的头发被散落开来,身下一凉,眼角一暼,便看见旁边的熟睡的男子,大惊失色,当即意识到床帘之外站着个人。

    那人的身影……孟逸婉不敢再想下去,双手用力抓紧单薄的被子往身上遮掩。

    蒋氏第一次走了进来,端和的脸上扑满了浓妆,有意无意的往里面探视,不等孟忠开口,一副当家主母的口气,呵斥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在相府干此等淫乱之事”

    被层层床帘裹住的身影看不清里面究竟是什么人,不知为何看到那朦胧的身影蒋氏心一瞪,隐隐感觉不安。

    听到蒋氏的话,孟逸婉大气也不敢出,不知该如何才好,她的身体打着寒颤,极力掩盖住自己内心深处的害怕。

    “小美人,你抖什么?”

    壮汉朦胧着双眼盯着瑟瑟发抖的孟逸,有些兴致勃勃,道:“难不成还不够?”说着便又要扑来,孟逸婉一看壮汉直退墙角,四周的墙因为常年失修,被蹭下一层。

    面对这两人的孰若无堵,孟忠大步上前,便看到孟逸婉和男子亲热的一幕,愣在那震惊了许久。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淫乱之人会是他这个最宠爱的女儿。见孟忠迟迟不动,蒋氏也暗耐不住性子想一看究竟,可同样僵在那,精致的面容出现条条裂痕,不可置信的看着床上的人儿,随即将撕心裂肺的哭喊,“婉儿。你怎么会在这?”

    孟逸婉见到蒋氏嚎淘大哭起来。扑到蒋氏旁,哭诉着委屈,孟忠冷眼看着孟逸婉,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不是去月老庙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孟忠看起来被气得不清,脸色看起来铁青铁青的,孟逸婉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边哭边道:“请爹爹为女儿做主,女儿是……是被人陷害的。”

    “大胆!谁那么大的胆子敢陷害我孟忠的女儿”孟忠恶狠狠的说着,随后把视线移向了中年男子,咬牙切齿道:“是你?”

    中年男子一下从被窝中爬起,害怕得不行,“不是我。我也是受人之托。”

    “谁?到底是谁要害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啊”蒋氏哭得悲烈无比,拼命般的询问,仿佛只要中年男子一说出就会找她拼命般。

    中年男子随即摇摇头,“我不知道。我当时不曾看到他的身影,只知道她给我一张纸条说午后时分到紫竹林去。办成之后就给重金答谢。

    “好一个重金答谢!”

    孟忠皮笑肉不笑,他堂堂丞相府的女儿竟然也敢淫乱,孟忠怒呵道。

    “丞相饶命,丞相饶命!”中年男子吓得连爬带滚从床上摔了下来,他的身子不带一件衣服遮挡,赤裸裸的跪在地上。

    孟逸婉和蒋氏看了,连忙用手遮挡,孟忠脚一踢,中年男子翻倒在地,此时的孟逸婉穿上了衣服,梨花带雨的哭着,那样子好不委屈。

    门口的张氏见里面吃吃没有动静,也走了进去,还有些姨娘原本想进去看看的,被孟忠的怒喝,吓得犹豫不决。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