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打紧,逸婉妹妹有心了。”孟逸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被子里的手不禁握紧,她几乎是咬着牙逼迫自己面对孟逸婉的。

    一看到眼前的人,她就不禁想起天牢里一幕……

    孟逸婉最擅长的就是演戏,她早就应该知道的,从小性格就嚣张跋扈,在没人的时候处处欺负自己,可是在有人的地方却装大家闺秀,敬重她这个姐姐,讨好父亲更是如鱼得水手到擒来。

    看在别人眼里,倒是她这个做姐姐的与妹妹计较了。

    也正是这样的孟逸婉,她的妹妹,能够在她嫁给了太子成为太子妃后,也成了太子的妾室,直到太子成了皇上,她再也容她不得,离间她和皇上的感情起来是毫不手软,把子虚乌有的罪名扣在她的头上。

    因为她的软弱无能,被她的好妹妹,给拉下了皇后之位,而孟逸婉,也就成为了皇后。

    最终,她连皇上的面都没有见上,就被孟逸婉一杯毒酒下肚,扔进了蛇窟,被毒酒和蛇毒侵染肝肠寸断而亡!

    她恨!恨她前世的软弱可欺!这一世,她决不再重蹈覆辙,决不再给任何人欺负她的机会!

    “姐姐病了,可要记得好好休息。”孟逸婉听到孟逸真的话,眼中一闪而过疑惑的神色,很快就恢复正常,上前亲昵的拉起孟逸真的手,还不忘转头嘱咐墨竹:“墨竹,你可要好好照顾姐姐,别让姐姐再出什么意外了,知道吗?”

    孟逸真忍着心底的嫌恶,注意到孟逸婉语气中加重的“照顾”二字,目光一撇墨竹,只见墨竹立即笑着回答:“二小姐说的是,墨竹自然尽心尽力照顾小姐,不敢有分毫怠慢。”

    “知道就好,要是姐姐有个意外,我可拿你试问!”孟逸婉一脸认真的说着,还真像把孟逸真放在了心尖上。

    “逸婉妹妹真是操心了,姐姐身子病得重,怕是会把病传给妹妹,妹妹还是早些离开吧,不然……”孟逸真在心中暗笑,既然孟逸婉这么喜欢演戏,她何不陪着她继续演下去呢!

    “姐姐说的哪里话,就算姐姐的病真的传给妹妹了,妹妹也是要来看望姐姐的!”孟逸婉一脸的真诚,任谁看到她的样子,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会有那样歹毒的心思,更何况,是前世那么纯真善良的孟逸真呢……

    “逸婉妹妹,你真好……”孟逸真做出一副被她感动了的模样,心中唏嘘不已,前世的她,不正是真的被孟逸婉所欺骗的吗?

    她自以为自己和孟逸婉情同姐妹,把她当亲妹妹对待,直到她死的那一刻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她的自以为是,什么姐妹情深,都是假的。

    要不是孟逸婉最后对她出言不逊,她或许到死都不知道她是怎么陷入绝境的吧!

    这一世,她定要揭穿孟逸婉的真面目!她要撕下孟逸婉的面具,让所有人都看到她丑陋的一面!

    想起刚刚孟逸婉眼中一闪而过的奇怪神色,孟逸真思绪一动,脑中灵光一闪。

    她是被毒蛇咬了中蛇毒才重病,丞相府好好的怎么可能出现毒蛇呢!说不定,就是孟逸婉使的花招,可真是好手段,十一岁的孟逸婉就已经懂得,除掉她这个嫡姐,她就是丞相府独一无二的千金小姐了。

    只可惜,这一世,她不会再让孟逸婉如意了!

    孟逸婉走后,孟逸真让丫环墨竹也出去,只剩下她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如今的丞相府,已经没有一个她敢信任的人,她不能再像前世那样任人宰割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