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意料之中的痛楚并没有传来,倒是把孟逸真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睁开眼睛,她才意识到,原来只是个梦……

    脑子里还有些混乱,孟逸真抽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杂乱的大脑记忆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景象,就被一个突兀的声音给大乱了思绪。

    “大夫,大小姐醒了!”

    下意识的,孟逸真朝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过去,一个有些眼熟的丫环站在床边。

    孟逸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丫环不是她宫里的宫女,突然又瞧见了床边还站着一个白胡子的老人,再仔细一看,这根本就不是她的宫殿。

    这时,孟逸真才回想起了,她已经死了啊……刚刚以为是做梦,原来,她真的重生回到了她还在丞相府的时候。

    “我、怎么了?”孟逸真感觉到身体一阵无力,一张口,咽喉处就干得仿佛几日没粘过水一样,沙哑的声音也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这是她的声音?

    “大小姐被蛇咬了,中了蛇毒,不过好在大夫给大小姐看过了,现在蛇毒已经解了。”床边的丫环听到孟逸真的声音,低声解释着。

    孟逸真这才想起了这个丫环,是庶妹那边的大丫环,整日跟在庶妹后面,怎么会在她这里,她的丫环呢?

    由于没有力气,说话也很吃力,孟逸真还没等到有机会说话,大夫就语重心长的叮嘱:“大小姐的蛇毒刚解,需好生修养,老夫给大小姐开几副方子,以便清理体内的余毒。”

    “劳烦大夫了。”丫环收下了大夫开的药方子,见孟逸真疑惑的眼神,便开口解释道:“二小姐听闻大小姐中了蛇毒,派奴婢过来照顾小姐的,现在小姐醒了,奴婢也可以回去复命了。”

    饶是丫环收敛着神色,孟逸真还是从中看出了一丝怀疑。

    原来是孟逸婉的丫环,她什么时候有这么好心了?

    若是前世,她或许还会认为孟逸婉是真心的担心她,可是现在,她可不敢有这么单纯的想法了。

    孟逸真也不挽留,目视着丫环和大夫离开了房间。

    或许是刚醒来,孟逸真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此时人一走,身子就放松下来,一阵疲惫感袭来,孟逸真又忍不住的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再醒的时候,孟逸真是被一个熟悉的声音给喊醒的。

    “小姐,二小姐前来探望您了。”

    一个面容清秀的丫环推门而入,连敲门和最基本的问候都没有,看得孟逸真不禁心中一寒,目光冷冷的看向房门处。

    这个丫环是她的贴身丫环墨竹,从前的她待人和善,待下人也是如此,从不处罚下人,前世的她从未感觉有什么不对,现在看来,她真的错了……

    随着墨竹的话音落下,一个梳着孩童双丫鬓、身穿紫绡翠纹裙的俏皮女孩正带着笑意走进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配着精致的五官,不难想象出长大后倾国倾城的模样。

    “听闻姐姐病了,逸婉来探望姐姐,不知道姐姐现在身体怎么样了,打紧吗?”天真无邪的脸庞,轻皱着眉毛,担心的神情,若不是孟逸真如今是重生而来的,还真会被孟逸婉这演技给欺骗了。

    孟逸婉,她的庶妹,她爹孟丞相最宠爱的小妾所生的女儿,比她要小上一岁,身为嫡女的她,还没有这个小妾生的庶女得宠。

    没错,孟逸婉是丞相府最得宠的庶女,而她孟逸真,是丞相府最不得宠的嫡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