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逸真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害怕的事情,“难不成那蛇是小厮故意而为,或者小厮早就知道爹爹会在哪儿与八皇子殿下谈论事情,想做什么对八皇子殿下或者爹爹不利的事情。”

    小厮听着孟逸真说的一个比一个严重,本就害怕现在奔溃不已,跪在地上,弱弱的说:“我说我说,这一切都是……”

    蒋氏见小厮看向自己有些按捺不住,站起身来,缓缓的站起身来,轻柔漫步的走到他身边,别有意味的看着他道:“你可要石化实说,放毒蛇谋害小姐可是大罪,要不然你的家人性命恐怕也难保”

    小厮犹豫的看向蒋氏那张端庄贤淑的面容,随后便低下头,“这一切都是我干的。没有幕后主使,不过,丞相大人,我真的没有偷听。”

    “大胆!没想到我相府竟然会有你这样的贱奴,害了逸碗不成,今日又来害真儿!”孟忠怒不可喝连连敲打着桌子,桌上摆放整齐的茶杯被震得叮当响。

    “你说什么,原来这蛇是你放的。”孟逸碗错愕的看着小厮,温和的脸上写满震惊,“可是为什么,我和你无怨无仇。”

    “婉儿快过来。”蒋氏将孟逸婉护在怀里,内心倒是松了一口气,道:“人心难测,只是苦了我可怜的婉儿,平白无故受了这灾难。”

    孟逸碗见到将氏的模样,依偎身旁那场面好不感人,孟忠安抚的看着孟逸婉,心疼的说道:“都是这可恶的下人让婉儿受委屈了。”

    孟逸婉摇摇头,一副识大体的样子,“爹爹,婉儿没事。只不过那毒蛇可有曾伤到爹爹,可曾请大夫?”

    孟逸婉一口一句关心,让孟忠更加欣慰这个女儿的懂事,哪像孟逸真只会哭叫,差点坏了他的大事,同样是女儿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他似乎也忘记孟逸真也是受害人,可只字不提。

    父女间一片其乐融融。

    孟逸真看着眼前得这一幕,自朝一笑,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悲凉,这果然是个好“父亲”该做的,若说先前孟逸真还对孟忠存有半点心,那么现在完全没有了,既然不仁就别怪她不义了,只不过这次便宜了蒋氏让她轻而易举的就将事情园了过去,孟逸真冷冷地看着孟逸婉,她总有一天会斯下她的面具,让人人得而株之。

    孟忠揉了揉眉头,一副困倦的样子,对着身旁的蒋氏说道:“你也要好好管管后院,闹出这种事情像什么话”

    蒋氏端庄的面容布满委屈,“是妾氏管理不周,回头一定好好打理。”

    闲聊几句,孟逸真也觉得无趣便自行离开。

    刚出门便与孟逸婉截然对上,今日的孟逸婉穿了一件浅黄色的流仙裙,裙上袖着奇花珍宝,隐隐生辉,带笑的面容给人一种亲近感,头上精致的发插在余光赵射下夺目耀人。

    孟逸婉看到孟逸真愣了一下,随后亲呢地走了过来,规规矩矩的叫了一声“大姐。”

    孟逸真笑而不语,眼角暼见还未走远的孟忠,怪不得孟逸婉会如此反常,这个孟逸婉的品性别人不知道她可是清楚的很,就是个伪白莲,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也没少欺负自己,只可惜当初识人不清,以为孟逸婉真心对待自己,一心把她当成姐妹,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孟逸婉笑看着孟逸真,似乎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