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啊……”

    孟逸真吃痛的叫了一声,那一脚正好踢中了她身上最脆弱的小腹,奈何被抓住了双手,她连下意识的捂住小腹的动作,也受到阻碍,只能低声呻吟。

    毒药已经开始发作,又加上这暴行,孟逸真只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被碾碎一般,下一秒,脸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感。

    “啪!”

    “又是这副可怜的模样!本宫最恶心的就是你这张脸做出这个表情,本宫倒要看看,蛇窟里会不会有蛇可怜你!”

    尖锐又带着嗜血的阴狠声音,孟逸真已经没有力气去想那是谁了。

    不下一刻钟,一阵风从耳边吹过,孟逸真感觉到身体正从高空堕落,神经的痛楚逐渐漫布全身,就连重重的摔到地面,她都没有任何感觉。

    “咳咳……”地面的灰尘吸入口鼻,孟逸真恨不得将肺也咳出来,被灰尘遮挡住了视线,她隐约看到,无数双闪着暗光的三角形眼睛正紧紧的盯着她。

    蛇……是一群蛇……

    下意识的,孟逸真用余下的力气拼命的后退,她不敢想象,当那柔软无骨的冰冷东西触碰到皮肤时的毛骨悚然,让她死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把她丢进蛇窟里!

    数不清的蛇,随着孟逸真慌乱的动作,吐舌鲜红的蛇信子,仿佛看到了什么美味佳肴,疯狂的一拥而上。

    几个呼吸间,孟逸真就感觉到全身的皮肤像是被撕扯着一般,手掌、手臂、小腿、大腿……挥开一条蛇,下一秒就有另外的蛇窜上来,一时间,仿佛连黑暗也染上了血色。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看到的定然只有一群色彩斑斓的毒蛇在争夺食物,哪里还看得到人的影子。

    直到最后一丝力气也被用尽,喀嚓一声,孟逸真的咽喉处被一条蛇咬住,她不甘心的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模糊的不停扭动着的蛇身,只闻到浓浓的血腥味,意识,渐渐消散……

    无尽的黑暗,看不到尽头,她已经死了么……

    思绪飘飘荡荡,孟逸真想,如果有来世,绝不要让她再遇到生前的人,否则,定让她们后悔认识她!

    忽而,一阵突如其来的吸力让她防不及防的堕入一团光芒之中,身体的沉重感逐渐加重,仿佛被压着几十斤的巨石一般,动弹不得,就连想要睁开眼睛也是极其奢侈的一件事。

    顶着千斤重的眼皮子,感受到手臂在被人晃动,孟逸真忍住心底的疑惑,终于努力着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一个模糊的人影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动了一下,身体仿佛逐渐融化的冰一样,身上的重量也好像一点点的减轻了,好似许久不见光的一样,孟逸真只能慢慢的睁开眼睛,才能够看清眼前的景象。

    古色古香的房间,粉粉的床帐,檀香木制的家具桌椅,白瓷茶壶茶杯器具,百鸟朝凤的刺绣屏风,还有那熟悉的栀子花味道的熏香……

    这!分明就是她在出嫁之前的丞相府啊!

    而且,这房间里的摆布和装饰,不正是她十二岁时的闺房吗!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看到这些东西?

    她这是,重生了啊!

    “嘶嘶嘶……”正当孟逸真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时候,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这个如同魔障一样的声音,她永远不会忘记,就像她永远不会忘记她是怎么死的一样。

    僵硬的转过头,只见锦被里面钻出一条黑色花斑的小蛇,看到孟逸真的动作,黑色仿佛收到了鄙夷,吐着蛇信子猛地朝孟逸真一跃。

    “不要!”稚嫩的尖叫声,那尖尖的毒牙,让她想起了死前的一幕,难道她的重生,只是让她再一次重复上辈子的死亡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