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忠眉头紧皱,对八皇子道:“让殿下看笑话了,这可能是那小厮居心不良故意为之,回头我一定好好彻查此事”

    八皇子眉头一紧,眯着眼,“确实是胆大包天,孟丞相你回头一定要好好彻查此事,要是那毒蛇再伤人可就不好了。”

    “殿下说的是,回头我一定好好撤查,一定要找到幕后之人!”

    “嗯,如今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先走了,丞相就别送了。”李玉川说完便扬长而去,经过孟逸真旁边时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恭送殿下。”孟忠辑礼,送走了八皇子,孟忠扫了一眼孟逸真,只感觉一阵烦躁,对着孟逸真喝道,“还不快回屋去,你看看刚才见到八皇子殿下也不行礼,这样出来成何体统,也不知礼数学哪去了”

    孟逸真看着孟忠远去的身影,想到李玉川那意味深长的笑容,看他的样子似乎被发现了,不过没关系,只要他不威胁到她,她也不在乎是否被发现。

    经过了刚刚的一番折腾,看来已经有人坐不住了,迫不及待的想取她性命了,借蛇伤人确实是不错主意,只不过她们打错算盘了,恐怕做梦夜不会想到论起蛇,她可在行的很,想拿蛇对付她?

    简直是死路一条,她早一开始就让蛇隐匿起来想找到它们,还想要撤查,就算拿着锄头挖地三尺也不一定挖得到。

    云婉苑——

    一个端庄贤疏的妇女做于主位之上,手中的茶盖不时拨弄着茶叶搅起层层荡漾,漫不经心地听着翠儿的哭诉,忽的,将茶被重拍于桌上,怒道:"你所说可是真的,是孟逸真打的你?"

    茶杯与桌面撞击声,让翠儿心不由一惊,哭声夹然而止。

    这怎么可能?

    若说别人她还相信,可那个一向见到自己连头都不敢台的废物打人,她确实不相信。

    蒋氏狐疑地看着翠儿道:“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翠儿碰的一声跪在地上,“夫人,翠儿说的是真的,真的是大小姐打翠儿的,若是夫人不信大可去问在场的人。”

    蒋氏看着翠儿的模样也不像作假,这个丫头从小跟着自己,是个聪明的,她也放心让她去干事情,可她的话确实匪夷所思,别说她不信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难不成翠儿的伤真是孟逸真所为,要是那样,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想到这,蒋氏眸子一沉,“没用的东西,平白无故就会让人欺负了去,真是丢尽我的脸。”

    听到蒋氏的呵斥,翠儿微微抬起头,一脸委屈,小声的说道,“不仅如此,大小姐还命人将我抓起痛打三十大板,昏迷后扔回院子之中,夫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蒋氏听后,愤怒的拍起桌子,桌上的茶杯被蒋氏拍起落在地上,激起一地水花,“好一个所谓的大小姐,她倒要领教一下那个废物有厉害”说着便带着翠儿往东苑而去。

    “小姐……”孟逸真漫步于石子路上惬意自得,没走几步便听见紫月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呼喊声,步伐一窒,只见到孟逸真大口大口的喘着,一张小脸因为跑得过快的缘故通红通红的。

    “怎么了?”孟逸真问道,这可不像是紫月的作风,若不是出了什么事,她段然不会如此莽撞,紫月喘了几口气,焦急的道:“小姐,不好了那蒋姨娘带人直逼东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