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昏暗的天牢里,几个火把勉强照亮了那牢笼一样的铁门,一个身着囚衣的女子靠着墙壁而坐,衣服上干涸的暗红色血渍让她看起来狼狈不堪。

    吱吖……随着一阵细微的响声传来,天牢的大门被守卫打开,几抹强光的照进,让关在牢房里的女子不禁眯起了眼睛。

    本是空洞无神的双眼,在看到那抹华丽的身影走进来之时,霎时间布满了痛楚。

    “妹妹近来可好?”头戴凤冠,身穿凤绣锦裙的女子面带笑意的走到牢门前,戏谑的目光穿透牢门,最终落到那牢中狼狈的女子身上。

    “为什么?皇后娘娘!”后者目光闪烁,带着屈辱的泪花,愣愣的看着笑颜如花的女人,痴儿一般的问着。

    她孟逸真身为丞相之女,自入宫以来,安分守己,为何这些祸事,会降临到她的身上,那些子虚乌有的罪名,根本就与她毫无关系!即便她不问世事,也是知道,打入天牢,可是死罪啊……

    最可笑的是,那个狠心将她打入天牢的人,竟然是她一直深爱的皇上。

    而现在现在她面前的女人,就是她深爱着的男人的正妻——皇后娘娘,她一直敬仰的皇后娘娘,能让皇上作出如此决定之人,她实在想不出第二人……

    “看来你也不傻。”听到孟逸真的问话,皇后轻笑了一声,面容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不过是个罪妇之女,你凭什么得到皇上的宠爱!怪就怪在你生性懦弱,活该如此!”

    “竟是这样……”闻言,孟逸真失神的望着前方,没想到,她柔和的性子,竟把她推向了刀尖火口。

    “来人!把皇上的赏赐端来给这个罪女!”皇后嘲讽的看着孟逸真,脸上带着胜利般的笑容,挥手过后,身后的宫女立马端着一个银盘子,来到孟逸真身前。

    当孟逸真看到银盘之上陈放着的一杯酒时,猛地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两步。

    他!竟然真的想要她死!

    “这!是皇上赏赐的?”孟逸真艰难的开口,不经意间,加重了赏赐两个字,说完,整个人就如同虚脱一般,仿佛一句话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本宫的话,还能有假!”皇后冷哼一声,狭长的眼睛眯起来,好心的提醒:“可令人肝肠寸断之酒,不会立刻身亡,皇上可是待你不薄呢!”

    怕是对她恨之入骨吧……孟逸真忍不住在心中答道,泪眼朦胧的看着眼前又被宫女拿近的酒杯,脑海中闪过了无数画面,一股不甘心闷闷的堵在了胸腔里。

    最终,一咬牙,抬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既然我爱之人已不爱我,世间还有什么可留念的……”孟逸真轻喃出声,她的这辈子,就这样了吧……

    皇后看着孟逸真恨不得一死为快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怎么可能让她死得这么轻松!

    “来人,将这个罪女丢进蛇窟!”

    一杯毒酒下肚,孟逸真顿时感觉全身的经脉都被针扎,身体被两个侍卫拖行,却毫无挣扎之力,耳边回荡着皇后的话,却在半途中突然醒悟。

    “蛇窟!不要……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不知道从哪里又来的力气,孟逸真双脚使劲的蹬着地面,手指尖许久没有修剪的指甲慌乱的在空中挥霍。

    她都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让给了皇后,为什么皇后还不愿意放过她!

    想象着那冰冷又滑腻的东西,很快自己就会成为它们的食物,孟逸真心中甚至比喝毒酒还恐惧,她不要去蛇窟……

    被皇后收买抓住孟逸真的侍卫可不会怜香惜玉,此时被孟逸真抓得吃痛了,毫不留情的踢了她几脚。

    侍卫们没想到,一个喝了毒酒的将死之人,居然还有力气挣扎。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