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逸真点点了点,弯下腰将丁麽麽扶起,转身看向翠儿,冷冷的说道,“这些都是你弄的?”

    听到孟逸真的话,翠儿只觉得浑身一震,竟开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脸上火辣辣的疼,不断蔓延着整个脸蛋,不过一想到她只是个不受宠的小姐立马有了底气。

    “是又怎样,你竟敢打我,我定要在夫人跟前狠狠地告你一状!”翠儿不敢对上孟逸真的双眼,只把眼睛别到别处,弱弱的说着。

    “哦?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这丞相府里另立了一位夫人,我定要去问问父亲,府里除了我的娘亲,哪还多了位主母?”孟逸真一脸惊讶的看着翠儿,起身就走。

    翠儿有些慌张,一把喝住了正要起身的孟逸真,“谁让你去的……”

    “我怎么不知道你一个小小婢子竟能命令起嫡小姐了?”孟逸真锐利地眼神死死地盯住翠儿。

    “我”翠儿一下变得有些哑口无言,慌乱的指着旁边的丁嬷嬷,怒吼道,”该看的你也看了,还不快给我滚出府外”

    孟逸真挡在了丁嬷嬷身前,冷笑道:“为什么要滚?该滚的不是你吗?这可是我的院子。”

    “对,滚出院子。”紫月愤恨的看着她,附和道。

    “大胆。”翠儿脸青一阵红一阵,望着孟逸真的眼神里面,有不可抑制的惊讶,丞相府大小姐懦弱无能,这是整个京城都知道的是,今天怎么变得一副厉害样?

    “最为胆大的是你这贱婢,竟敢对嫡小姐不敬,”孟逸真步步逼向翠儿,又道“今日我若执意留下丁嬷嬷,你又能如何?”

    “我家夫人,定然不会饶过你的。”翠儿被孟逸真步步紧逼,早已没了当初的底气。

    孟逸真呵呵一笑:“姨娘会不会放过我我不知道。不过我不会放过你就是事实,来人,将这个贱婢拖出去打三十大板,之后打哪来回哪去。”

    这还是轻了的,不过不急,好戏才开始,没到高潮就这么了结那就一点意思也没有了……

    宽容,曾经是孟逸真的本质,可现实告诉她不是所有人都值得宽容,而恰恰害死的她的就是这些她自以为是的宽容。

    似乎是上天都觉得她太可怜了,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她要保护亲人和一切守护一切属于她的东西,欺她,负她,伤她者,她都要灭之。

    屋外风呼呼作响,所有人心底打了个寒颤,远处不时传来板子声,和翠儿呜呼的求饶声,此起彼伏。

    “小姐,翠儿好像昏了过去。要不要拿水泼醒她……”

    这些侍卫之中有不少是被翠儿平常欺惨了,听到翠儿的惨叫声也暗自称快,同时也为孟逸真的雷霆手段佩服的五体投地,在那一刻,孟逸真不仅是这个院子的主人,更是他们忠于的主子。

    而孟逸真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杀一儆百!

    “哪来的回哪去!”

    孟逸真淡淡的吐出几个字,便扶着丁麽麽往里屋走去,丁麽麽您座

    孟逸真将丁麽麽给扶在椅子上,丁麽麽一下就起身,道“使不得,小姐回折煞老奴,小姐今日为老奴所做,老奴打心底感激小姐,若是夫人看到小姐的今日,定会开心不已。”丁麽麽一心担心着孟逸真的安全,起身就想走,不想给孟逸真带来麻烦。

    孟逸真打断丁麽麽的话,一脸正经的看着丁麽麽,道:“麽麽你尽管放心,以后没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不过就算有她答应,她的那些蛇也不答应。

    孟逸真眉宇之间带着一股自信的光辉,丁麽麽点点头扫视了一眼屋子,有些感慨的看着她,“小姐真的长大了,总算没有辜负夫人的一番苦心,只不过夫人……”

    孟逸真透过窗户看向远方,喃喃道:“额娘很快就会出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