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梦叶又愣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才哑然失笑。这可真是搞笑了。也不知道她这位便宜父亲知道了之后会是个什么反应,小老婆和没出阁的女儿同时有了身孕,真不知道是该喜该是该忧。

    高嬷嬷却忽然紧张了起来:“小姐,你也得为自己好好做打算了。”

    苏梦叶还沉浸在这种哭笑不得的情绪中,也没有仔细地琢磨高嬷嬷的话:“嬷嬷这是什么意思?”

    高嬷嬷着急了:“王姨娘有了身孕,要是是个女儿家,那也好说,小姐现在还得宠,等那小女娃子落地,手不定小姐已经定下了人家了。可若是个儿子,这王姨娘以后在王府里就要横着走了。老奴是怕她以后不再听从小姐的意思了。”

    “嬷嬷,你不用怕,王念卿有几斤几两,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就算有了儿子,她也不能够在王府里蹦跶。”

    苏梦叶说这话是很有把握的。苏岚秋不是一个贪好女色的人,这些日子宠着王念卿,也不过是把王念卿当成了百合的替身。可就算是这个样子,苏岚秋也没有因此而高看王念卿一眼,除了软禁的宁文韵,苏岚秋也没有忘记了赵姨娘,还时常去赵姨娘的屋子里坐一坐。

    苏岚秋这个人又是绝对的公私分明。哪怕王念卿生下了苏家的长子,这小孩子以后还很有可能会被立为世子,苏岚秋也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给王念卿弄个女史或者侧妃的位子坐坐。

    一句话,王念卿的身份太低了,不够资格。就算苏岚秋有这个心思,圣人也不会答应的。

    而有了宁文韵的前车之鉴,苏岚秋更不会因为愧疚而把摄政王府都交给王念卿来管理了。因此,苏梦叶还真的没有把王念卿放在心上。

    苏梦晗等人都已经走出好远了,前头苏梦月回过身来喊苏梦叶。苏梦叶连忙冲着高嬷嬷笑了笑,就提了裙角追了上去。

    苏梦语冲着远去的高嬷嬷撇了撇嘴,很是不屑地对苏梦叶说道:“你是咱们摄政王府的大小姐,她不过是咱们府里的奴才罢了,怎么你每次看到她,都是一副哈巴儿狗的样子?”

    要说苏梦语这个人,绝对是属于那种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苏梦语还以为眼前的威胁已经解除了,就开始奚落苏梦叶,全然忘记了她还求着苏梦叶呢。

    苏梦叶唇角勾着冷笑,全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三姐姐这话可说的不对呀,高嬷嬷没有签下卖身契,就不是咱们王府里的奴才。更何况,高嬷嬷可是救了父王的性命呢,就连父王都对高嬷嬷尊敬有加,咱们这些做小辈的,难道就能够仗着自己的身份,对高嬷嬷颐指气使不成?”

    苏梦叶冷笑一声:“三姐姐敢这么做,我却是不敢的。也是,三姐姐的身份不同嘛,堂堂的柔霞乡君,做事情自然会与众不同,有些出格的事情,说来我们还没有这个胆量呢。”

    苏梦语心虚,嗫嚅了几声就不说话了。

    苏梦晗皱了皱眉,轻声教育苏梦语:“五妹妹说的是,高嬷嬷身份不同,你自然应该好生尊敬。”

    苏梦月也拉了拉苏梦叶,这起小风波就这么过去了。

    几个人进了青松里,檀木已经等在里头了,先引着姐妹四个进了苏梦叶平时在青松里起居的小屋子:“几位小姐现在这里略坐片刻,王爷那里还有客人呢。”

    苏梦叶这些日子在青松里常进常出,跟檀木和檀香已经很熟悉了,说起话来自然十分热络:“父王那里来了什么客人?”

    檀木不像檀香那样活泼,却给苏梦叶使了个眼色:“几位小姐略坐一坐,奴婢给小姐们倒茶去。”

    苏梦叶看了檀木的眼色,便知道那头的客人当是十分重要的了,因此也就不去山水屏风后头偷听了。

    这间小屋子便是从前苏梦语的那一间,里头原先奢华的陈设都让苏岚秋命人抬到了春晴馆。苏梦语让人将东西锁到了春晴馆的小库房里,也是跟苏岚秋赌气的意思。

    眼前的这间屋子,里头的摆设都按照苏梦叶的爱好来,布置得十分雅致,又大方舒适。陈设的东西虽然不起眼,但处处透着大气。

    苏梦语四下里打量了一番,便撇起了嘴:“你可真会讨父王的喜欢,我竟然不知道,五妹妹马屁拍的这么好呢。”

    苏岚秋的小书房里布置的风格跟苏梦叶现下的一样,父女两个都喜欢简洁大方,不喜欢奢华。

    苏梦语的话说的十分不好听,苏梦叶这会儿也不跟苏梦语计较了,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她就权当做善心大发,可怜可怜苏梦语吧。

    苏梦月还以为苏梦叶懂事了,便安慰性地捏了捏苏梦叶的手。

    一会儿工夫,檀木就拖着几盏茶并一个点心攒盒进了屋子。几个人的丫头连忙上去帮忙。

    檀木给苏梦晗上了一杯铁观音,给苏梦语的便是六安瓜片,苏梦月的照例是玫瑰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