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路过一个小夜市,有好多卖东西的。卖衣服的,卖日用品的,五花八门。在一个小摊前,我停了下来。我发现这人在卖耗子药。我一问,那人说是一块钱一包。

    表姐拍了我的头一下,问:“你干嘛,问这个干什么?”

    我回答:“不干什么,就是随便问问。在这大城市里,还有卖这玩意的,谁家需要啊?”说着,我就站起来继续向树林走去。

    到了小树林,表姐又奇怪的问我:“不就是一个小树林吗,有什么新奇玩意?”

    我说:“别急,看看再说。你作为公司的员工,不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吧。这里有最真的爱,最纯的情,更有最原始的冲动和缠绵。我是带你来开开眼界的,你不愿意咱就撤。”

    她听了我的话,勾起了她的好奇心:“既然来了,那就看看吧。”

    中秋的夜晚,已有了些凉意。只听树林里有阵阵的风儿吹过,那些树叶就“哗哗啦啦”地响动起来,仿佛在弹奏着世上最著名的爱情交响曲,悦耳而又让人们的心儿躁动。

    往里走去,一对对的男女青年呈现在眼前,搂着的,抱着的,都衣衫不整,肆无忌惮。有的已经开始了野战。来这里的人不会顾及什么,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表姐一看,生气了:“你这个混蛋,带我到这种地方干什么?你安的什么心?”

    我说:“不愿意在这里逛就走啊,至于生气么!”

    “走,回家再跟你算账!”她急匆匆的往外走,竟然比我走的都快,跑到了我的前头。

    出了树林,表姐早已是气喘吁吁了。她跺着脚说:“这里太乱了,你的心比这里还肮脏!”然后,就又加快了脚步。

    我看着她的背影,婀娜而又飘逸,就追了上去。

    在树林外面,好多还没有对象的男青年都聚在这里,他们一来是饱饱眼馋,二来是期望有一次艳遇什么的。三三两两的瞎转悠着。

    我听到表姐喊了一声,心想不好,就跑了过去。可是,并没有见到她的人。我不禁吓出了一身大汗,在这种地方,如果表姐出现个什么意外,可如何向她交代啊。

    我四处找着,喊着,可是,就是没有她的影子。正在我就要走投无路的时候,她一下子从一棵大树后头跳到了我的面前。我大惊:“你玩什么游戏啊,都快急死我了!”

    “我要惩罚你!谁叫你心里这么肮脏!”她看着我,双手卡在腰间,胸前的高耸一起一伏的,嘴里喘出的气都呼在了我的脸上,热辣辣的。

    我说:“不能玩消失,我害怕。走吧。”

    “我累了,走不动了。”她嘟着嘴,俏皮的说。

    我说:“这里又没有出粗车,怎么办?走吧,很快就到家了。”

    “不行,你背我!”

    僵持了好一会,他就是不走,非让我背着她。没有办法,我只好蹲了下身子,背起了她。她趴在我的背上,两手搂住我的脖子,“格格”地笑了。

    我双手托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