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颜沐倾并没有听军医的话,她只是把衣服给换了,然后就躺在床上,从床头柜里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解锁,打开相册。

    看着那几张照片,颜沐倾的唇角勾的愈发的深了,这可是威胁蓝奕衡最正确的办法啊。

    不管了,唯一让自己脱离苦海的办法就是找上当今最有权势的蓝奕衡。

    凭借自己的姿色,一举拿下禁欲的蓝奕衡,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世上无难事啊,只怕有心人哪。

    颜沐倾头一回觉得这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把手机放回原处,颜沐倾就觉得脑袋有点昏昏沉沉的,看来一觉醒来后,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她要赌一把,赌蓝奕衡今天晚上一定会去找她。

    这样,两个人的关系进展一定会更快。

    蓝奕衡忙完手头的那些事情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从书房出来,打算回房间休息。

    经过颜沐倾房间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停了下来,盯着那扇门看了一眼,手不自觉的搭上了门把手。

    轻轻的拧开了门,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床头柜上的台灯,照在女人精致的小脸上,多了一抹美感。

    “水……水……”睡梦中的女人,嘴里呢喃不断,蓝奕衡端起一杯水,凑近了她的嘴唇,看着她喝了下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放好水杯,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温度高的吓人。

    “颜沐倾……颜沐倾,你醒醒,别睡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席卷蓝奕衡的心头。

    手握住了她的肩头,感受到了她身上的热度,愈发的不安了。

    掀开被子,抱着颜沐倾就跑出了房间,直奔军医室。

    军医室只剩下一盏灯,微弱的黄光,打印在窗户上。

    一脚踢开了军医室的门,把她放在了病床上,去隔壁房间把军医用他的方式叫醒了。

    睡梦中的军医,迷迷糊糊的就感觉到了一股不对劲的气息。

    待他睁开眼,蓝奕衡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蓝爷,你怎么来了?”军医有点忐忑不安啊,总感觉有大事要发生。

    “给你三秒钟起床,不然我炸了你的军医室。”霸道的丢下一句话,蓝奕衡离开了他的房间。

    军医闻言脸色都变白了,只好穿着拖鞋就去了隔壁。

    一看病床上的那个人,军医有些意味深长的说,“这美女还真的发烧了啊?”

    蓝奕衡紧抿着嘴唇,浑身散发着的寒气,足够让人退避三舍。

    “快点给她看病,要是严重了,我让你第三条腿马上没有。”蓝奕衡握紧了拳头,关节发出骨碎的声音。

    军医一听这话,大气都不敢出了。

    要是没有了第三条腿,他以后还怎么交女朋友娶老婆生孩子传宗接代啊?

    蓝爷真的太可怕了,唉呀妈呀,真心让人害怕。

    军医瞬间被蓝奕衡的话刺激的睡意全无,开药,打点滴,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就怕出一点意外,自己的第三条腿就没了。

    “什么时候能退烧?”看见颜沐倾被打上了点滴,蓝奕衡才和颜悦色一点。

    “打完点滴才知道,这种事,我也不敢妄下定论!”军医回道。

    “我知道了,出去吧,打完了我叫你。”蓝奕衡轻轻的开口道,就怕声音大了,把颜沐倾吵醒了。

    “是。”军医清楚蓝奕衡的意思,就是不能睡觉,万一中途出点什么事呢,那他可承担不起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